真正的幸福是什么(附:不同的理解和答案)

何为幸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和答案。不同的人对幸福的体验不同。

对我来说,幸福只不过是存在于身边那些小美好的瞬间。把桌布铺好,再摆一束鲜花,给猫咪倒好猫粮……当这些小小的美好的事物,充满日常的生活,心情会变得明朗。

《我从未如此眷恋人间》这本书告诉我们:

人生真正的幸福,不过就是万家灯火的温暖和柴米油盐的充实。

真正的幸福是什么(附:不同的理解和答案)

本书是一部名家散文合集,史铁生、汪曾祺、梁实秋、季羡林、老舍等大家,分享了自己对生活中点滴幸福的体验,以及对世间美好事物的眷恋之情。

提到史铁生,读者总能想起曾经在语文课上学过的《秋天的怀念》、《我与地坛》。双腿瘫痪的史铁生,是不幸的,生命似乎给他关闭了一扇大门。然而生病又让他有机会去思考、去获得平常人难以得到的感悟和温暖。

《人间》这一篇里,记者大概是想问史老瘫痪后是如何走出阴影,勇敢活下去的。

史老告诉记者,他是命运的宠儿。

这话让记者愕然。

然后史老解释道,十几个老同学凑钱给买了手摇车,街坊帮忙做了弹簧床,邻居朱奶奶做了棉裤……

记者似乎没有理解,认为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细节。然而,正是世间这些无私又可爱的人的帮助,给了史老信心和勇气,帮助他成为后来的史铁生。

在《秋天的怀念》结尾处,史老写道:

又是秋天,妹妹推我去北海看了菊花。黄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洁,紫红色的花热烈而深沉,泼泼洒洒,秋风中正开得烂漫。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妹妹也懂。我俩在一块儿,要好好儿活。

不管遇到什么挫折与磨难,痛苦与折磨,他的母亲以及身边关爱他的人,让他如此眷恋人间,选择好好儿活。

季羡林的《两行写在泥土地上的字》也很打动人。

文章是关于季老在家门口看见一群年轻人给他用树枝留下的字引发的一系列感悟。

学校来了一批新生,想拜访季老又怕打扰他,于是“用树枝把他们的深情写在了泥土地上”,然后悄然离去。

季老虽然已经年近九十,历经过沧桑,看到这两行字也难免破防,做不到“悲欢离合总无情”。

季老说,

我们中年人或老年人,不应当一过了青年阶段,就忘记了自己当年穿开裆裤的样子,好像自己一下生就老成持重,对青年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我们应当努力理解青年,同情青年,帮助青年,爱护青年。

说得多好呀!现实中有太多倚老卖老的人,总是对新一代的人颇多指责和怨怼,却没有仔细反思过自己是否也滞后于时代潮流,也没有想过自己也曾有幼稚不懂事的青年时代。季老虽然当时已经八十七岁,但仍然谦虚可爱,对青年人满怀宽容和关爱,这也让他重新感受到生命的活力。

汪曾祺总是善于发现和描写美食,食物在他笔下总是格外诱人。在所有的食物里,他把最深刻的感情给了故乡的食物。

《故乡的食物》这一篇里,最有名的莫过于端午的鸭蛋。印象深刻的就是描述高邮鸭蛋的这句:

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

可以说是最好的广告语了,看到这句话就会脑补鸭蛋往外冒红油的画面,让人忍不住想尝尝。

《咸菜慈姑汤》里,汪老说自己小时候一到下雪天,家里就喝咸菜汤,有时候加慈姑。小时候吃了太多慈姑,对慈姑没有好感。十几岁离乡,三四十年没有吃慈姑,也并不想念。后来在老师家吃了一盘慈姑肉片,因为久违,对慈姑有了感情,逢见必买。

结尾处,汪老饱含深情地写道:

我很想喝一碗咸菜慈姑汤。

我想念家乡的雪。

食物往往是带有回忆的。食物的不同味道总是会带着我们回到当初吃到这种食物的时刻,我们会回想起当时的天气,和我们一起吃饭的人。真切地让人体会到,世间美好,离不开一碗人间烟火味。

读这本书,看看名家对美好事物的感知,令人忍不住回想起叔本华说的话:

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是怎样的,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它。由于每个人的看法不同,世界在每个人的眼中也大大不同:有人觉得沉闷无趣,有人却觉得丰富多彩、趣味十足。

如果我们有了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我们也会感受到,人世间的万物是多美可爱,我们是如此眷恋人间,我们也已经足够幸福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老杨说情感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aoyangshuo.com/?p=8050

(0)
上一篇 2022-06-09 16:13
下一篇 2022-06-09 16:38

相关推荐